欢乐斗地主残局专家108
欢迎来到记忆方法网-免费提供各种记忆力训?#36153;?#20064;方法!

蓝色血泪(九)

编辑: 伤心小箭 关键词: 伤感故事 来源: 逍遥右脑记忆

(四十一)工友嘱托和千古佳话

师傅历来就是一个急性子。10月2号,也就是第二天,一大早就带着俺直飞山西而去。

人人都说山西好,山美、水美好风光。 山西,小吴的家乡。山水秀丽,风景如画!农村风光自然更是美不胜收!只可惜师傅和俺都是窝着一肚子火而来的。

三晋美景自然无心观看!?#25925;?#26449;支书吴大叔的爽朗热情一下子就感染了我们!吴大叔讲起话来简直就跟郭达老师一模一样!

两杯热茶递到我们手里,吴大叔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 哦,你是说那个小吴是不?!他们家的事情俄(?#36965;?#21487;是太清楚睐!?#24378;?#26159;十里八乡有名的好小伙子睐!人长得高大英俊,特别善良懂事重情重义?#25176;?#39034;!而?#19968;故?#19968;个大学生睐!前年他妹妹过世的时候,他回来过。听说这两天这娃子就要结婚睐,总算奔到有出息睐!呵呵,呵呵!”吴大叔夸张的竖起了两个大拇指!

“老太婆哎,你快去通知泽杰两口子,今天他们家里来了稀客!贵宾!叫他们做好招待的?#24613;福?rdquo;

“好睐!”一位应该是吴大妈的阿姨,爽快的应了一声,乐呵呵的超楼门外快步走去。

“ 我们这个村子,五百来户两千多人,是同一个祖宗,全村都姓吴。”吴大叔继续与我们唠了起来。

你说的这个小吴,他本来不姓吴,老家是东十里铺的魏家庄人,原来姓魏。小魏他亲爹亲妈原来和我们村子里的一个叫吴泽杰的人,同在一个窑子里挖煤。我们这一块儿,私人小煤窑特别多,下煤窑做矿工出死力气挖煤的人,自然也就特别多。那些年,政策管理不到位,出事故的又特别多。

有一天,泽杰他们所在的窑子就出了事故睐,抢救了六七天才把人挖上来。挖上来的时候,小魏他们夫妇就已经断了气睐,泽杰命大,命总算是保住睐,不过双腿被?#19968;?#30544;,后来也是没有得办法,不得不在医?#33322;?#32930;睐,把双腿给锯掉睐。等一下,我带你们去他家里看,可惨睐!那时候,小吴才十三四岁,被泽杰收留的时候,好像正在读初二睐。

泽杰是退伍军人,年轻的时候参过军。还参加过对越自卫还击战,立过二等功睐!就是命不好,两公婆成亲了十来年,老婆就是没有怀过孕睐。?#25925;?#27809;有得办法,后来才设法抱养人家一个女娃娃抚养睐。

“老太婆,老太婆,村东头泽杰们俩人收养人家那个女娃娃起名叫啥着子来着睐?!就是前年得白血病过世那个嘛,是不是叫‘静静’?”

“咦??#22235;兀?#32769;太婆哪儿去了睐?”吴大叔向屋外张望了两眼,挠?#22235;?#21518;脑勺自言自语的问。

“哦,是是是,就是叫个‘静静’,看我这老了糊涂了,记性也跟着差睐。”吴大叔一边像是想起来了什么,一边自嘲自己。

“ 静静那女娃,不仅长得十分漂亮水灵,而且相当乖巧懂事睐!?#24378;?#26159;咱这半拉个山西省里?#35757;?#35265;的一个名牌大学生睐!只可恨苍天不长眼,着实可惜睐!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吴大叔眼睛里?#20102;?#30528;泪花。

“还去不去小吴家?”俺问师傅。

“去!既然来了,怎么也得去会会亲家。”俺看见师傅眼睛红红的噙满了泪花。“小吴和婷婷的终身大事,这么大的事情,无论我们怎么邀请他们,再三和他们商量,再三和他们说好话,他们就是不肯去参加!今个儿?#19994;故?#19968;定要去会会这两头老犟牛,看他们到?#23376;?#22810;倔,有多犟?!”

村东头,小吴家的房子明显破旧,给人一种鸡立鹤群的感觉。

小吴家里,比俺家清贫多了。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。虽然说没有几件什么像样的家具!?#25925;?#21313;?#25351;?#20928;相当整洁!真是?#24050;?#19981;在大,花香不在多啊!整个农家小院,屋内室外处处?#39034;?#19981;染!只是那台小小而又破旧的电视机,放在八?#21242;?#19978;,屏幕上雪花飘飘,生音刺刺啦啦的噪音很大。

最为显眼和夺目的是东西两面墙壁上的两张相片,尺寸很大,又装?#35757;?#21313;?#24535;?#33268;精美!东面墙壁上挂的是一张全家福,两位老人后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!俺和师傅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正是小吴!西面墙壁上挂的是一张艺术照,就是小吴边上那位年青姑娘的半身艺术头像。不用问,这一定就是静静了!静?#37096;?#19978;去,比婷婷还要漂亮!只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好似乎隐隐暗藏着一种忧郁和忧伤一样,那张清秀美丽的脸庞,感觉好似乎笑得很是勉强。

这边轮椅上的吴叔叔。面容明显显得很是苍老,头发花?#20303;?#20294;是,双目炯炯有神!显得很是精神矍铄!

师傅同吴叔叔握手,叫吴叔叔亲家的时候,吴叔叔显得十?#24535;?#35766;!吴叔叔嘴巴张了好几张,明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只见他喜极而泣的泪珠,大颗大颗的顺着脸颊滚滚而落。“他大叔,大侄子,你,你,你?#24378;?#30495;是稀客!贵客啊!娃娃一大早就打回来电话,说你们来了!这不,他们小两口这会儿也正在飞机上朝这边?#21283;?#26469;着呢!俄这,俄这,俄这破茅屋,委屈您们啦!”

吴阿姨也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用衣袖把几张凳子使劲擦了又擦,递给我们,示意我们坐下。吴阿姨那爬满皱纹的脸庞上,读出的全是满满的?#35748;椋?/p>

一小会儿功夫,吴阿姨从厨房?#39034;?#26469;三四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茶,抱着白糖瓶子可劲儿里往碗里放糖。

吴大叔一边劝我们趁热喝下,一边继续同我们唠着家常。

“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?!?#35757;?#24403;年矿难,矿上就没有一点儿赔偿么?”师傅问。

没有睐!都是小?#20064;澹?#31351;得没法子,出了事就跑路睐,抓回来坐?#24605;?#24180;牢就完事儿睐!再说睐,事故都已经出了睐,就是真的再让这些小?#20064;?#20542;家荡产家破人亡睐,又有什么用呢?!都是穷苦人出身,乡亲们也都于心不忍睐!

听了这话,俺被彻底感动了!感动这儿的乡风民风是如?#35828;拇?#26420;!感动这儿的乡亲们的心地是这么的善良!

“ 连医药费都没有报销完!就这样!就连泽杰现在坐这辆轮?#20301;故?#20960;年前村里出钱给买的睐。我们村是个穷村,村委会到如今连个办公的?#32771;?#37117;没有睐!呵呵!”

“俄(?#36965;?#20063;弄不明白,泽杰,你说你当时连自己一家?#20339;?#19981;活,咋会又想起来收留魏家这孤孩子睐?”吴大叔狐疑的问吴叔叔。

“呵呵,矿难时,老魏他们两口子,在井?#24405;?#25345;不到三四天就相继去了!临终,老魏拉着俄的手,泪流满面一再嘱托,如果俄能活着出去,一定要帮他们照顾好孩子!俄想都没想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。”

“两个孩子都很懂事儿!都很听话!为?#24605;?#36731;家庭负担,争着不去读书。俄,是用棍子一个一个的把他们两个臭小子硬赶进学校去的!俄说,如果你们谁?#20063;?#21435;读书,俄和你妈就去喝农药,就去上吊!两个娃娃都害怕睐!呵呵!

穷人的娃子早当家!所以他们学习从来不用俄们大人操?#27169;?#37117;很自觉!其实,他们学习的什么,俄也?#27426;?#20420;,小时候家里穷,没有读过什?#35789;椋?#20146;家啊,不怕您笑话,俄,小学二年级都没有念完!还不如他妈妈,他妈妈还小学毕业睐!是不是啊?老太婆?”吴叔叔说这段话的时候,向院子里的吴阿姨望了望表示询问。吴阿姨没有插话,只是轻轻地点?#35828;?#22836;,继续在那儿洗着手?#39134;?#30340;菜,腼腆得像一个小学生一样!

“俄骗他们,说俄和郭达老师,就是电视上经常演小品的那个郭达,是老战友!是好朋友!在越南战场上,俄救过他的命!郭达老师现在发达睐,出场演出一个小品就能赚?#20064;?#19975;,可有钱睐!过几天就来接俄过去住一段时间,然后回来的时候还会送俄一?#26159;?#36275;足够咱们一家吃饭穿衣和跟你们交学费用不完。你们就放心睐!呵呵!”

“小时候,他们完全相信睐!读高中,他们就有所怀疑。考上大学,女儿静静就彻底不相信睐。”

“两个小鬼是一同考上大学的么?”师傅问吴叔叔。

“年龄相同,一直同一个年级,直到一起考上两所不同的大学才分开。女儿静?#37096;?#30340;?#25925;?#21517;牌大学睐!静她娘,你去把静静的录取通知书和那些奖?#35789;?#20040;的,都拿出来给亲家他?#24378;?#30475;!”吴叔叔炸着嗓门朝厨房吆喝着。

正在?#22868;?#23472;鸭忙得不亦乐乎的吴阿姨急忙放下?#35828;丁?#19968;转身,不大一会儿从里屋?#32771;?#25447;出了一份大学录取通知书和好厚好厚一叠各种证书和奖状!看来,吴叔叔吴阿姨一直是把这些像无价之宝一样小心翼翼的珍藏着的!

XXXXXX

故事讲到这儿,每个人心中都明镜一样。只有俺这个愣头青,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脑子里?#22791;?#31563;,短路的?#19968;錚?#20667;乎乎的多嘴多舌,问了一句俺自己都悔恨终生,知道自己不该问的话:“吴叔叔,您既然不是去找郭达老师,您?#32622;?#26377;劳动能力,您是怎样弄到钱来把俺小吴弟弟和静静妹妹供养大的?!这个,俺很感兴趣!呵呵!”

话没说完,就看见师傅脸色发黑,把脸拉?#32654;?#38271;,双眼使劲瞪着俺!俺知道俺嘴?#33151;?#31096;了!

俺一句话问得吴叔叔悲痛难忍!俺一句话问得吴叔叔泪如雨下!

“亲家啊!您莫要怪娃!娃没有说错啥话!”

“大侄子!你没有说错什么话,你更莫要自责!你听叔叔一点一点慢慢与你细说。”

“叔是一个人?#37027;脑?#22806;乞讨啊。”

一句话,听得俺。热泪横流!俺悔恨死了!俺这?#32622;?#23601;是在吴叔叔滴着鲜血的伤口上,再狠狠的撒上了一把盐嘛!

(未完待续)


本文来自:逍遥右脑记忆 http://www.fdvjs.tw/shanggan/570935.html

相关阅读:金鸟和银鸟
你走了 也就散了
喜鹊羽
一个让我哭湿了好几张纸,无法读下去的故事!
痴心情深遇游戏人间


欢乐斗地主残局专家108 手机版电子游艺游戏 广西快乐10分钟技巧 老11选5现场直播 欢乐升级可以一起玩吗 海天娱乐群 陕西快乐十分钟规则 中国竞猜 五分彩是什么规则 金沙彩票网址 甘肃十一选五智能推荐